男作家女婊子 草稿

还是作家和美女的故事。

女:我最受不了的就是那些大起大落,大喜大悲的故事。最记得小时候的一部电影,妻子刚生了孩子,一切灯火通明,鹅黄的灯,通红的喜蛋。人们都笑着,大白牙齿。可是一瞬之间,一切都没有了,什么都死了,最后一幕是他吻上她冰冷的唇。

 

男:可是这些都是有原因的。故事里一般都有前因后果,都有伏笔,你的心里都有预期,只是有时候你自己不愿意承认有坏事发生的可能。

 

女:是呀,不然故事怎么能说得通呢。

 

男:可是生活里的悲剧都是突然的,没有来由的。那种痛才是真的痛。

 

女:你也可以做个悲观主义者,既然知道厄运会来,那就做好心理准备好了。

 

 

—–

他笑她,笑她清淡的逻辑和天真。那句话并没有放在心上,可她却一直记着。后来她突然离开他的时候,他很是不知所措,一方面,是为她的离开,另一方面,是不知道自己为何无来由地寂寥。他问自己,这是不是爱。但是没明白的事情不能张冠李戴。若是一定要给感情加个标签,也可以是对友情的失落。又或者是生物的解释,是多发性条件反射的释放惯性。又或者是物理的解释,是磁场的空缺和突变。

她一辈子却都做了悲观主义者。她涨了心智。

可最后,他爱上了她的女儿,一个完全无心智的姑娘。

她问他:从前我不智慧的时候,你总是嫌我不够智慧,可你现在为何又爱上了她

他其实并没有想好答案,只是瞅着眼下,不得不说出一句应景又容易被接受的话:

你知道,人是会变的⋯⋯

Advertisements

About 尤伊

在人海中的一片树叶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