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心的井

今夜我坐在这里,孤寂潦倒,试图寻找过去生活的一些人一些事,才感到我被如今的美好生活困住了很久,再没有和人畅谈的欢乐,即便是坐在这里感到灵魂深深地哀痛,却理不出个头绪究竟是为何而悲伤——生活的一切都这样完美,外面天寒地冻,我这里温暖明亮,柔软的地毯,舒适深陷的沙发。

我在想,时常来看我的那个人,是不是你?

我不记得你的名字,也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比起做些什么美梦,我更偏向于嬉笑自己是当时你的一个幻想,我是那个幻想,你只是对我说,我很特别。我问你为什么,你说不知道,就是很特别。这样,就一句话便叫我怀恋你了。一面怀恋你,一面又知道其实你什么都不值,而我也更是什么都不是。我去你那里,看看你,看你变得挺拔健硕,不再是一脸青葱的模样,开始有年少的姑娘依赖你,你依然延续着那时的风格,那时的爱好,那时的偏执和喜好。而你看看我这里,一切都变了,我对清爽僻静的钟爱已经被新的人主宰成了粉色,多么甜蜜而普通的颜色,就连我都要相信我已经变得忠于此时安分的生活,不多想,不多说,不多求。所以你看,我迄今什么都没能写出来。

那个时候,我什么都没有,只会写。我还写过你的小朋友的故事。其实我算什么呢,我当时说,我是旁观者,旁观者清。我把自己划分的很清楚,我在离你生活很远的地方,你也只是孩子,我看着你走着我认识的人相似的道路,看着那些相似的女孩和相似的哭诉,以及那些相似的沉默。我不可能爱上你,我不会允许自己同一种游戏玩两次,也不允许自己疯两次。归根结底,你们是相似的人,我只当看你是个孩子。所以,我多么惊讶,当我发现你的面庞已然老沉,都胜过了我,连我似乎都要不自觉的觉得你是可以依靠的人;我是多么惊讶,如今你竟然也出落成和他相似的模样,高大,纤细。你比他壮实,这点我很高兴。

你看女人多么好骗,不认真地想一想,还把你当做是唯一追求过我的小伙子,不过是因为你说了几句我不相信叫我脸红的好听话,我一边嬉笑着,一边又觉得享受。那时候我想,你把我当做你心里一口平静的井,你营造出我,对我平静,用来平衡生活里的喧嚷和纷争。那时候,你年少,我看着你,直觉得好笑。

如今,我默默地独自看着你,看你目光如炬,沉静如水。我那过去的日子已经找不回来了,我也不想重拾那杂乱混垢的过去,可是我是多么落寞地才会浅淡地给你留言,说你长大了。然后希望你回复我,问我是谁。我也只是在最落寞的时候才想到你,似乎当年的我们是躲在一片漆黑世界里唯一赤条条明亮的两个人,彼此将对方当做心里的一个幻想,在那里深深地依赖着,与别的都不同,晶莹剔透地话语和面庞,这或许就是青春的力量,使一切回想起来都仿佛是在雪天,都仿佛天地纯白,一切都光亮净白地只剩下满满的纯和满满的真。

我在等你发现我在这样看着你,这样我便可以告诉你我是谁,知道你是否还记得我,知道我究竟是那个幻影,或是那个对你来说就那样莫名其妙特别的人。

后来,你说:嘿!我记得你!我记得当时你说,你喜欢坐火车的感觉。

我便失了言语……

Advertisements

About 尤伊

在人海中的一片树叶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