棕子 1.0

我说,这样也是好的很。

母亲让我搬出去住,这妇人裹在被窝里看电视的模样活像一只蚕。我在她卧室内间的盥洗室内刷牙,她嘟囔着我今天晚餐没有吃蔬菜,又提及我之前对于蔬菜的吵闹。就此断言:你若是嫁了人,一定不讨你婆婆的喜欢。

牙膏的泡沫塞了满嘴,我嘟囔着。她便继续:你老公也不会喜欢你。

那便不嫁给他了。我说。

嫁了也会离婚的。一定会离婚的。
她似乎开心起来了,很是得意。我感到诧异,竟会有母亲这样预言自己唯一女儿的婚姻。

那样也好。我说。
那样,我便是可以离开你了。看起来你是受够了和我在一起的日子。这样也好。免去了我的后顾之忧。

我并没有落泪或者颤抖什么的。我尽我之能地显得平稳。我只是在阐述将要离开的告别,希望这个和我相依为命的女人不要太过难过。有些害怕那声音里有埋怨,所以尽量平稳着,怕严重了造成伤害。

那也等你父亲来了再说吧。她变得柔软起来。
是啦,我知道,她比我还害怕孤单的。

我或许是这个家里最先匍匐在寂寞之下的人了。大好的光阴只是窝在沙发上一刻不停地往身体里填满食物。外面的阴雨作为我最好的伴侣打发掉一个又一个无所事事的日历白格。却无法述说。因为母亲是十分大咧的人,她曾骄傲地说过最爱的时光莫过独处,可以不被打扰地嗑瓜子看电视。我想起小时候被丢掷在家的我,学着她的模样度过黄昏的时候,依旧十分害怕。只是那时候,我还不知道那种持续的不安是寂寞。所以我问她:那你会寂寞吗?
怎么会!她这样答我,然后便欢乐起来了。

她就是这样一个欢乐的女人。健硕,圆润,白皙。那些因要惩罚我而摆出的怒目形象已经不甚清晰,我早已比她高了。也出落得并不怎么苗条。
只是我不爱笑。笑时也没那么放肆,不会露出粉色的牙龈。

我时常想自己这样的天性是在哪里获得的。对于聒噪与欢腾的不自觉反差,对诸事的祈望与对自我的厌恶,活生生地显露在镜子里。我这样看待自己。之前却不是这样的。这个评论有些底气不足,似乎是记忆对我撒了谎。但是也难怪,当改变太过巨大,差异太过明显的时候,之前的另一种生活就显得不真实,像是幻想,以此来解释现实存在的结果。

或许是在家庭里的不相容,使得我总是向外去逃跑。不爱打电话,离家千万里,没有想念的情绪,因为知道早晚就会回去,不会太久的。虽然有时候会想起母亲是否会效仿我在她生活里的模样,呆坐在沙发上耗上一个下午,然后饕餮进香脆的零食,凝视窗外。这个画面非常清晰,就如同看见我自己。我的幻想总是比双目更加明朗。
这结论并不是我自己做的。事实也证明如此。
那天只有我和母亲在家,她绕过沙发,问我:你说,我寂寞吗?
当时我正在沙发上思考。没错,也是一个下雨天。我的思绪被她拉的很近,我并没有想着回答她的问题,只是,很吃惊她的措辞。
这白皙圆润的女人不适合太过细腻的表情来讲述,所以面部显得不知所措:报纸上面说寂寞的时候才会想要吃东西。
之后,她给我讲述了我离家之后她独自的生活。
电视并没有拯救她。后来硬是把父亲从大洋另一端叫了回去陪她一起,日子才起色起来。

有些事情,不必过多叙述的。所以那天我笑得露出了丑陋的牙龈。我知道从此我将胜利,她不再是那个对我叱喝的巨人了,因为懂得寂寞使她变得温柔。她该算得上是十分幸福的女人了,在活了四十多岁的某一天才被寂寞困扰。

又或者不幸,因为需要更久的时间去懂得如何战胜或者暂时抵御。
我很得意,这一回我做了先驱。我将陪伴她,在我还能够的时候。

Advertisements

About 尤伊

在人海中的一片树叶

One comment

  1. Pingback引用通告: 棕子 « 好吃不过饺子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