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的尤

我累了,我想我该是很累了.
有时候,我觉得或许我可以对自己好一点。朋友说的对,当我那天对他叫嚣着他从没有为我想过的时候,我又为自己想过多少呢?我不知道怎样让自己快乐一点,我有着别人羡慕的充裕的自由时间,我可以有机会去做很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不用在学海和工作中抬不起头。我尝试着去做很多事情,看书、写字、绘画、弹琴、电影、运动、上网……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依然这样的疲倦。朋友说,他珍爱他的QQ,因为那代表了他的生活。很好呀,我寻寻觅觅却始终找不到,什么代表了我的生活,什么可以充斥着我的生活让我乐意这样一直下去,让我愿意花费大把的时间倾注在上面而不厌烦。人们说你爱上了什么,你就和它一直在一起,比方说书或者电脑。

有时候,我想做一个温婉一点的人。老人们说,南方的女子就该是那样的。小时候,一直以为南方是一个很遥远的地方,江南的水乡亦是如此。那里有小桥流水,青砖白墙,当然,还有温婉的女子,在水边的青石上行走,影子落在水里就和流水化在一块了,因为她们如水般清亮。而我生活的城市里没有水在其间蜿蜒,秦淮河于我一直只是一条河的名字,其他没有概念。当我独自去了中国西部的那一座城市的时候,那里的朋友之前我们丝毫不相识,她的第一句话是:好一个江南水样乖巧的女孩。我无言,原来,我是这里水中栽下的草,自然沾染了她的气息,不论这颗水草是否承认。

温婉一点。是一个清晨醒来对着镜子发呆时突然冒出的想法。从今天起,做一个淑女,轻声细语,不恼怒不抱怨,站的挺拔,坐得端庄……然后自己笑起来——如果,我可以缄默不语。

我并不曾拥有过自由,这个问题是在我哭泣的时候突然间发觉的。如果可以,我想要一个人走走停停,看看路边的风景,看各色来往匆匆的行人,他们络绎不绝。凤凰,一座古城的名字,我说,我要去。要,仅仅是要而已,就如同想,永远只是想而已,如果,也仅仅只是个假设,假设可以的话。我说过很多这种句型的话,我知道它们都是那么不可实现的假设。如果可以,我希望人能永生。如果可以,我希望我能永寐……
有的时候想要一个人走好远,用脚而不是其他什么工具。难过的时候会拿出旅游的书,很多,随意翻阅。《人一辈子一定要去的地方》那些美丽的风景被印在纸上,我看着它们希望自己可以安宁下来。只是希望自己能够安宁一点,我不想听见我的心脏因为受了委屈而不休止的跳动,我的灵魂在叫嚣,理智却希望她是平和的,如果用泪水无法湮灭它,那么我也无能为力。喜欢在黑暗中哭泣,因为那样看不见自己,以为一叶可以蔽目,然后就不识泰山。

想起一个故人的话,他说,其实可以抱抱自己。

有的时候,我会清楚地告诉自己,其实,我是不想一个人远行的。从小被人群包围的自己在骨子里还是不能够那样坦然的就习惯了孤单。尽管我这样训练着自己,我以为,我可以学的会坚强,我以为我可以的。做一个乖巧的孩子,做一个温婉的女子,这是过去自己可爱的样子。他说,他不喜欢女孩随便就哭了,所以,不允许我哭。那时候,我还是个相信爱情的好孩子。我要做得很好,虽然,不一定说是去讨好谁。我从没有和他说过我受了多大的委屈,我从没有告诉过他,我那样难过那样悲伤,那样忍不住的哭泣。我那个时候相信这世界上有一种信任是纯净无瑕的,绝对的信任。然后,我看见他写下对另一个女孩的哭泣而心痛不已的文字,充满怜惜和疼爱。不想说,我什么都不想说。有的时候,当一切都无力的时候,当心灰意冷的时候,平淡的就好了,什么都可以不要说了。就比如夜晚的电话里有朋友弹给我听的吉他声,我安静的听这从远处传来的声音,落寞。我是想说:从今天起的以后,我都不会再找你了,谢谢你,你是个好人。弦音未定,听见他宿舍的同学问他:是那个学吉他是认识的女孩吗?就不想说了,什么都不想说,什么也都没必要再说了。就比如我每天背100个单词,终于有一天觉得自己疯掉了,厌恶肆虐起来。

我是那样想让自己开心起来,人们说,巧克力可以做到的。然而我还是那样不懂得善待自己,拒绝,因为同时我也要减肥。我宁愿忍受内心冒出的苦水,我以为这样的消沉我可以再忍耐一会儿的。有更多的时间,所以可以不那么急躁,所以可以慢一点生活。在家的周围步行,有时去了好远。可是在一半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走不动了,努力营造的我很快乐的坚强在频繁交替的步履中被消耗殆尽,我不知道是体力不支还是心灵失去了力量。那条印满我脚印的路在归途时是那么漫长,然后悲伤。

我想,我喜欢慵懒一点的生活,或许那样我会放松、开心一点。可是,想来又害怕了。慵懒的生活里很多很多的时间,我该用什么样的活动去填充它们?我想,我的精神该是富足的。我有着规律且健康的生活习惯。我每天6点起床,独自坐在窗前轻声诵读泰戈尔的诗,我吃着简单的三餐没有米饭,喝着汤吃一些蔬菜,我每天吃两根香蕉一个苹果,喝一杯咖啡几个坚果,我每天跳1小时的操,走1小时的路,做2小时的瑜伽,看一看小说,写一写字,看一部电影,听一些音乐,然后在10点钟睡觉……

当清晨闹钟叫醒我的时候,我不想起床。我试图说服自己——想一想有什么吸引我起床的东西:过去这一招总是管用的,有的时候可以穿新买的漂亮衣服,有的时候可以是给自己准备一份爱吃的早餐,有的时候是可以抓紧时间读完一部刚买的小说。可是,现在我冥思苦想还是没有让我向往的东西:当衣柜里所有的衣服都是美丽的,自己很喜欢的时候,每一件都变得普通而没有强烈的喜欢。当每天早上吃的各种东西都是自己喜欢吃的时,今天不吃,明天还可以,总有机会的。当有大把的时间让我去看自己喜欢的书的时候,已不用那么心急。

我可以每一字都诵读出那些篇章,我可以漫漫的先读完泰戈尔诗,然后是朦胧诗选,后面还有荷马史诗,还有神曲,它们都安静地躺在那里,不用急,来日方长。书桌上堆砌着厚厚的书,全是英文,我不愿出碰它们,却依然放他们在那里,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把他们收起来。我不再看日历,不再留意今天是星期几,我不知道记忆里的那些事我以为是昨天发生的,其实已经是上个星期的事了。

当我走在阳光下的时候,突然发现风是暖暖的,好高兴。面颊红涩,很久之后才知道是梧桐树飘飞的毛絮的缘故。

一瞬间发现我在南京长了那么多年第一次在这个时节出门,第一次感受到梧桐的翩飞。李清照有词曰:梧桐更兼细雨。

其实,梧桐本身就是雨了。

我说着这些话 莫名其妙的胡言乱语

我想我是病了.我该是累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