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

那天的事,我们都没有再提起.只是上课时前排变得不那么安静,时常会嬉笑打闹.我从侧面看见Iris的脸上前些时候的暗疮不见了,略施粉黛的脸庞变得更加明艳照人.她的眼睛都弯成了线,一丝丝都望着Arthur的方向,不落下一毫,所以,是绝看不见我的.我想那目光里一定有着温度,像是跳跃的花朵,飘散出宜人的芬芳.

课堂上时常听见教授点到Iris的名字,那多半是他们弄出的动静太大了.我与Jessica会相视而笑,看着Iris像弹簧那样一瞬间端坐,肩膀还在微微地抖动着,一定还忍着笑.他们手牵手,做着游戏,做笔记时也是一样.

Jessica对我说:”Joanna,你看那边窗户下的盆景.”顺着她的目光,看见那盆景里抽出的新芽和花苞,我说:”真好,冬天已经结束了.

Jessica收回落在远处的目光,脸颊依然微微泛着红,冲我一笑,:”是啊.

后来IrisArthurfacebook上公开了关系.那一天,他们认识的所有人的邮箱里都会收到一封通知:Iris is now in an open relationship with Arthur.(Iris 现在和Arthur公开关系).我看那封通知看了很久很缓慢.想起第一天上课放学后我去了图书馆,在那里看到当时还不认识的Arthur戴着流行的黑色粗框假眼镜,他身边还有一位娇小的女孩子也是同样装束,她挽着他,关系亲密,那一对眼眸里尽是甜蜜.

是他女朋友吧?我那时候想.Jessica后来去图书馆时也看到了,还和我笑谈起那两个人看上去有多搞怪.

现在IrisArthur在一起了.我静静地笑了一下,关上了提示窗口.

 

在一所学校里,大课小课地都有不同的同学,说起来,全校人都相互认识了.他们的消息一下子到处都能听到了.与我相熟的朋友有的会来问我:”那个Iris是和那谁open relationship了吗?

我说,.

他们似乎看到了还不能相信,一定要亲口这样说上一遍才罢休似的,也一定要得到别人的肯定,好像这样才能确保万无一失,然而又全是小事.

上微积分的时候,教授已经不再点他们的名字了,我与Jessica也不再为此捉弄Iris.生活似乎变成开始时那么平淡.Jessica问我,到底是让她男朋友送她一台笔记本电脑还是一个LV包呢?又或者一台Iphone怎么样呢? Iris依旧转过身来拿习字作业去写,只是她与Arthur两人手把手地写.她身上那尾调细腻的香水味也变得较从前丰盈,缕缕地惹着周遭.

Iris与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变得极少,大多数时候她与Arthur形影不离.下了微积分课,他会陪Iris一起走到学校的另一边去上物理课;中午他们会一起去草地上抽烟;下午一同上草稿和设计课……

我很少看见Iris.只是偶尔在换教室的时候在走廊里匆匆相遇.她望着我笑,捎带着眉毛的笑让我感到美好,也许真的是因为春天来了,她的香水味和那笑一起都变得暖人起来.脸庞红润的她,像个娃娃.

有一天放学,下了大雨.我一个人撑伞沿着操场边缘走.前面远远地看见ArthurIris. Arthur依旧是英伦的风格,严谨的大风衣腰间束着带子,黑色的塑型裤褶皱着穿进高帮的大头皮鞋里.他牵着Iris,小心翼翼地走着.

在前面超近路,要跨过小草坪.Iris穿着平底小皮鞋,透明的黑色丝袜看见她的小腿在这样一个雨天更显得易折.她一手任他牵着,一手扶着头上带着绒球的毛线帽子,一探三试地踏上浸满了水的草坪.

我感到那天很寒冷,那样的画面就像是在银幕上看到的旧电影似的泛着斑点但是如此难忘.我撑着伞吸进一口长气,觉得凉爽,就这样生生地刻画进脑子里去了.

他们会幸福的吧.我想,一定会的.就像Iris说的:“We smile and we cry; we come and we go; we share and we care, but now we love.”他们哭他们笑,有人来有人去,他们相互分享相互关心,如今他们相爱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