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我知道.” 我在那段字后面这样写下.

     

       我本来是不知道的,只是昨天看见Arthur相册里署名为”我媳妇”的照片上的身影并不熟悉.虽然看不清脸,身材也是绝佳,但是从头发的长度来看,绝不会是Iris.Iris有着平齐的刘海,是梨花头,弯度适宜,虽然有人因此开她玩笑说是埃及艳后.

       我看到那些照片时只是好奇.猜想他或许脚踏两条船,但这种事情毕竟外人不好说,只得装作不知情.既然Jessica这样问了,那么倒是有了解释.原来他们分手了.

      他们竟然分手了.

    我们这群人,虽然都以英文名相呼,但都是中国人.在中国出生的时候都有一个中文名,所以谈论中文名成为朋友间的乐事,也是关系好的一种标志.Iris姓王,中文名是楚晴.Jessica说楚晴这名字好听,像诗一样,真会起名字.所以她时常”楚晴,楚晴”地叫.

    Iris便从前排整个身子旋转起来.她从不扭头,回头的时候,都是将身子转一圈.她面对我们,”哎呀哎呀”地叫唤几声,脸色绯红,于是我们笑作一团.有的时候也会随手操起桌上的笔在Jessica的笔记上画画,以作报复.

    Iris画画好是出了名的.还没有认识她的时候,就经常会在朋友的文件夹里发现非常美丽的画,问她们,总是说:哦,是Iris给我画的.

    那个时候我便知道她的名.她们说:”Iris特别好看,你一定见过她,只是不知道她就是Iris.”,”Iris画画可好了,你去找她给你画,她一定乐意,她人很好的.”,”Iris好瘦啊,都快没有了,就剩俩大眼睛了.”

    我对Iris说:”你好瘦啊.我也要减肥!”

    Iris说话总是很慢,声音不大.她看着我说:”不要减,千万不要.不然你会后悔的.”

    我问她为什么.她依然先看看我,然后轻轻地说:”太瘦了不好看.而且你看你皮肤多好啊,到时候皮肤就没那么好了.”

  

       我觉得我是从那天的谈话之后才和她熟起来的.因为一些特别的话,让我可以把一个人从人群中分离开来.由于有了自己辨别的标志,所以才可以称作是自己的朋友.我总是记得她用那眼睛看着我,深而幽远,连同声音一齐变得飘渺,显得有气无力.Iris的身体不好.我们都知道.她化着妆才显得不那么苍白.

     

      Arthur的中文名是昱飞,也姓王.这还是从Iris那里知道的.

      起初,教授将我安排与一个朱姓上海男孩同坐,他是一个十分搞笑的角色.我们每天上课为他唱生日祝福歌,说是一个月后他该有五十岁了,这样由教授带头的戏弄,他也只是笑,对我说:”你不要同这一帮SB一般见识.”    

     Iris感到好奇,下课时跑来问我:”你们上课说话吗?”

     我说:”说呀.”

     “都说什么呢?”她低头翻弄我的笔袋.

     “随便说说.他会问我题目怎么做什么的.”我随口说说,我与这个上海男孩去年就认识,算是旧识了,去年的时候物理和英文都同班.

    “呀,你其实可以不要和他说话的.我都不和他说话.”她依旧埋着头.

     我知道那是假话.我问:”谁呀?”

    “还有谁啊,Arthur呗.皮特斯先生(教授的名字)真是的!”Iris这样说着,然后突然把头抬起来,眼光闪亮了一下,说,”对了,你知道吗,Arthur也叫yu fei.”

     Iris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Jessica的中文名是雨菲,与昱飞发音相同.

     他们是怎么熟识起来的,我们都不知道.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