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你的破鞋

【.】

年末整理文件的时候,在抽屉里发现一叠被自己堆放整齐的文件夹,各色明朗的封面让指尖颤抖起来。慌忙从中找出一叠放进包里出了门。

去了平日里常去的咖啡店,有浓郁的咖啡香味还有橘色的灯光,这些都是我喜欢的。我将那紫色封面的文件夹珍重地端放在自己面前,手里握着咖啡,蕴着气,紧张地不知所措。我想我知道这里面是什么,我那柏拉图式的恋人,昔日恋人。

【..】

我还记得刚刚离开他时的日子里,匆忙地整理我们拥有过的所有,明明时间是充裕的,却总是急躁着,好像不抓紧一点就一辈子也完不成,好像不抓紧一点它们就全部溜走了。慌慌张张的自己,看着打印机变成一张嘴巴不停地吐着舌,无力地瘫坐在椅子上,眼光木然。

之后将那些修订成册,制作了封面,署上他的姓名,放在枕边在睡前总是接着微光一行行地阅读着。那时候,字字句句都太深刻,深刻地可以背出来似的。当指尖掠过的文字与脑中的记忆重叠的时候,就像是密码对上了号,然后引起剧烈的头痛。很是高兴。因为物理上的疼痛分享了不少无形飘渺般的痛,自是好的。

再以后的日子里选择了一场出行。并不怎么精彩的行程,多数时间在路上。我没有带电脑、手机只带了一块电池没有充电器,为紧急情况下使用。其他随身的东西不过是平常的衣服,一本日记本和这个紫色的夹子。我去的那个城市当时是雨季,天天落着雨,天空灰而浑浊。我坐在长途车的窗边,冷气下一页页翻看着夹子里属于他的东西。

一字一字地刻着。

【…】

都忘记了吗?

似乎很久没有他的消息了。这个冬天,清清冷冷的冬天,清清冷冷的圣诞节,清清冷冷的年末。我竟然愚笨到今天才想起这个紫色夹子。放下套了隔热纸的咖啡杯,旁若无人地翻起毫无生气的凝紫色。大片的白和细条的灰,没错,是我设计的封面。在右上方还站着一个穿着灰色外衣的瘦削男人,看远方。那下面是他的名字。

我念叨了千万遍的简单音节。

很好。那些画面变得很模糊,就像是旧时相机一般几番踌躇后才对上焦,呈出一个清晰的图像来。我开始读那些字,字字句句。

是按照时间顺序编排的文章。一开始,我只是一个朋友,一个痴爱他文字的追随者收集起被他丢弃的作品。最早最早之前的他。站在一片空旷的平面上说着这个世界,只是他一人在说着。

再后来的,是交谈,话里有了人,有了说话的对象。喝了一口咖啡,那个人是我。

【::】

他总是爱写高跟鞋,穿了高跟鞋的女人,穿了高跟鞋的笨女人。

后来他说:一双鞋,一双破鞋,穿了脚疼,丢了心疼。

这些话,我竟然都快要忘记了。真的很久没有听到关于他的消息了!时间竟然可以过去地这样快,这样悄然无息!我因为时间的这个小把戏而难过万分。

我总是每天每天念叨着他。我生活的旁枝末节竟然都有着出处,那些快要被我忘记了的出处。

紫色的夹子,说:你好好的生活,不要让我难过了。

我想起我每次登录账号的时候总是念叨着自己的密码:我会好好过

我会好好过?

那个时候任性的自己故意在末尾加了个问号,至今日还没有改过。

我念叨着。每一次刷卡买东西结账输密码的时候,总是犹豫一下,一边按键一边不乐意地说:

我当时竟把密码设成你的生日,那岂不是一辈子不能忘,忘了就不得了了。

我说的是,你。好像昔日的恋人还在身旁一转身就能看到因为简单玩笑也能灿烂的笑容。

如今只能看到空白一片的远处。

然后低头从收银员手中接过卡,对自己说:哪一天去改一下密码。

哪一天,说了这么久,却还是一样。

【::.】

我总是骂骂咧咧的,骂外界的一切,怨它们为何关起了通向你世界的门。

我没有任何可以联络到你的办法。

不,我可以在你的世界里留下痕迹,却不能确保你能注意到的痕迹。

我因为这样的心情而不安了很久。似乎天气冷起来,冻结了这个世界,却让另一个世界开始融化。

格外想念,而不安的我,坐在这家咖啡店里,看着从前从前的事情。

全部都是你说的话,好像你还在这里,对我说话。

你说:你留恋是你的事,你忘不了是你的事。

好像你坐在我的身边对我说着这样的话。好像那个时候的你知道我今后会遇到什么样的情况,会在什么样的心情漩涡里兜兜转转找不到方向。

所以你提前有了准备,给了我指引。

是啊,没错。这些都是我的事情而已。与你无关。

那么你呢。

紫色的夹子,说:你留恋是你的事,你忘不了是你额事。我也在想你,但是我不会说出来,不会和任何人说。因为那是我的事。

是吗。那么现在呢。

【:::】

这些曾经几乎熟背的东西,如今看过竟还能这样动容。

这是为什么呢。我看着玻璃里自己的影子,或许我还爱你。

那又怎么样,那不过是我的事。

紫色的夹子,说:不必怜悯我。这不是我所期望的。

【:::.】

在远方的你,很远很远我永远到不到的地方。

你说:记得你和我说过的话,不要忘了。

抱歉,我忘了。

你说:我也记得我说过的话,我会让你永远都见不到我

【::::】

玫瑰花很香。

“初次见面,请多关照”竟是我们说的道别语

幺老西姑,你说。

什么,我说。

后来才知道,よろしく

どうぞ よろしく

【::::.】

熟识的咖啡馆店员与我打招呼,问:在看什么呢,竟然是中文的

我说:恩……

他说:是你自己印出来的吗?

我说:是啊,我朋友写的。

他说:哟!中文字不少,认的字不少,让我看看有没有什么生僻的字。

紫色的夹子在陌生人手里。

我不忍看过去,抬头看窗外的雪,像是一瞬间嗅进了冷空气一般,鼻子里一阵酸疼。

我只是你的破鞋。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